首页 > 美丽故事

鹤发银丝映日月,丹心热血沃光华

他是学界泰斗,也是改革先驱,为新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至今扔在讲台前耕耘不辍却与学生间没有丝毫距离,他就是我们的老师——厉以宁

在北大光华,有这样一位教授、一位先生,更是一位大师。他不仅是一位教授,因为他不但拥有学富五车的才识,更拥有博大的胸襟;他不仅是一位先生,因为他不但拥有博古通今的学问,更具有与时俱进的思想;他的确是一位大师,他不但专业造诣登峰造极,更有谦虚谨慎、和蔼可亲的态度。他是学界泰斗,也是改革先驱,为新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至今仍在讲台前耕耘不辍却与学生间没有丝毫距离,他就是我们的老师——厉以宁。

2012年8月20日上午8:30,北大光华EMBA秋季班的新同学们迎来了他们学习生涯的第一模块课程——厉以宁老师的《管理制度与管理哲学》。厉老师走进教室的这一刻,全场同学以持久而热烈的掌声向厉老师表达敬意。而厉老师只是微微挥手表示感谢,并示意大家安静,课程开始。“大家翻开讲义,第一讲中国经济的非均衡分析,第一个问题,两种体制和两种调节手段”,没有自我介绍、没有开场白,授课就以这最直白、最简单的方式开始了,而这也就是厉老师课程的独特韵致。
或许这才是一个纯粹学者最好的开场白,撇去花哨的装饰,课堂上的每一分钟都被用来传道、授业、解惑,这也正是一堂具有光华特色的管理课,理论框架清晰明确,案例分析深入浅出,每个新颖脱俗的观点都能引起由衷的赞叹,每次一针见血的点拨都能引起热烈的掌声。让EMBA同学们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厉老师在课上结合他多年的实地考察研究,所给出的个案分析。“来源于基层调研的鲜活实例,让我们感受到很真实,很亲切,很有启示”;“厉老师的课讲得生动、通俗、诙谐、专业、权威,观点新颖,旁征博引,论据凿凿,论证严谨,使我深受启发”……EMBA同学如是说。在沅陵凤滩、在广西百色、在黔北农村,厉老师的调研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以他的双足体悟中国大地的变化,以他的双手推动中国经济的改革,以他的学识炼聚成中国经济学著作,以他的心灵教授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

2012年8月20日上午8:30,北大光华EMBA秋季班的新同学们迎来了他们学习生涯的第一模块课程——厉以宁老师的《管理制度与管理哲学》。厉老师走进教室的这一刻,全场同学以持久而热烈的掌声向厉老师表达敬意。而厉老师只是微微挥手表示感谢,并示意大家安静,课程开始。“大家翻开讲义,第一讲中国经济的非均衡分析,第一个问题,两种体制和两种调节手段”,没有自我介绍、没有开场白,授课就以这最直白、最简单的方式开始了,而这也就是厉老师课程的独特韵致。 或许这才是一个纯粹学者最好的开场白,撇去花哨的装饰,课堂上的每一分钟都被用来传道、授业、解惑,这也正是一堂具有光华特色的管理课,理论框架清晰明确,案例分析深入浅出,每个新颖脱俗的观点都能引起由衷的赞叹,每次一针见血的点拨都能引起热烈的掌声。让EMBA同学们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厉老师在课上结合他多年的实地考察研究,所给出的个案分析。“来源于基层调研的鲜活实例,让我们感受到很真实,很亲切,很有启示”;“厉老师的课讲得生动、通俗、诙谐、专业、权威,观点新颖,旁征博引,论据凿凿,论证严谨,使我深受启发”……EMBA同学如是说。在沅陵凤滩、在广西百色、在黔北农村,厉老师的调研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以他的双足体悟中国大地的变化,以他的双手推动中国经济的改革,以他的学识炼聚成中国经济学著作,以他的心灵教授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

印象中的老一辈知识分子都是温和的、儒雅的,博学广识而不显、厚德谦逊而不傲。此刻,被课间上前交流学员所围住的厉老师也正是这样的。但就是这么一位温恭有蕴藉的老人,在上世纪90年代,却旗帜鲜明地积极倡导股份制,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先驱。他不断追寻探索、亲身体会,从而能站在更远高的地方,用更深刻的角度去理解和指出中国经济发展的最佳路径。 时隔多年,这位被称为“厉股份”的老人在光华EMBA课堂上将自己参与股份制的历程缓缓道来。平和的语调让你甚至感觉不到他作为主要发起人,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而应有的骄傲;幽默的讲述方法让那个年代改革的纷纷扰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紧张和压力似乎都已付烟云。然而,同学们还是从这位经历新中国经济最重要改革的老人的讲述中读到了深邃的智慧、看到了凛然的风骨、体悟到了经世济民的崇高情怀。 即使是股份制已被普遍推行的今天,厉老师仍在不断地提出并坚持自己相当“犀利”的观点:“共同富裕是最大的公平”、“对小微企业最大的帮助不是贷款,而是免税”、“没有夕阳产业,只有夕阳技术”……厉老师一席妙语便可赢下掌声雷动。这就是北大精神最好的体现:不畏逆境而坚持真理;何惧束缚而思想自由;直面反对而兼容并包。 “溪水清清下石沟,千弯百折不回头,兼容并蓄终宽阔,若谷虚怀鱼自游。心寂寂,念休休,沉沙无意却成洲,一生治学当如此,知己耕耘莫问收。”这是厉以宁老师在1955年大学毕业时的自勉,也是他这么多年来钻研学术、教书育人的写照。他是经济学界泰斗级大师、他是中国经济改革重要参与者、他是北京大学著名教授,而他也是我们最亲爱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