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丽故事

王其文—潜心为学 不变其文

《史记.外戚世家》中提到:“蛇化为龙,不变其文。”比喻无论形式上怎样变化,本质永远不变。王其文当初身上那种农村青年的质朴与谦逊,那种潜藏于心的吃苦精神,那种如未名湖水般平静的心态,至今未曾改变。

1963年,山东无棣县某偏僻村落,一名背着铺盖卷的年轻人和他的父亲,步行五十里来到河北省一个有长途车站的县城,去完成一个梦想——读北大。年轻的王其文或许还不知道,从那一刻起,他踏上的不仅是一段去往北大的路,更是他一心为求学,一生为教学的人生之路。
《史记•外戚世家》中提到:“蛇化为龙,不变其文。”比喻无论形式上怎样变化,本质永远不变。王其文当初身上那种农村青年的质朴与谦逊,那种潜藏于心的吃苦精神,那种如未名湖水般平静的心态,至今未曾改变。
作为一名管理科学与统计学博士,企业管理专业博士生导师,他的诗文和书法却也出类拔萃,虽然称不上大家之作,但每当熟悉的人看到他的作品,多半会心生感叹:人如其文。

王其文当年从家走了五十里到长途车站,最重的不是身上的铺盖,而是心中的两个担子。第一个担子是国家给的,63年全国招15万大学生,有1500万同龄人,“中奖率”百分之一,考上北大更是万里挑一。100个青年中只有1个上大学,其他99个里有人种田,有人做工,有人拿枪当兵。7个农民的劳动才能供养一个大学生,这对年轻人的王其文来说,是一个社会责任的担子。
第二个担子是家乡给的,王其文的家在山东农村一个落后县,刚度过三年困难时期,作为全县第一个考上北大的学生,他不仅是家中的骄傲,是全县的骄傲。王其文调侃自己道:“因为消息闭塞,报志愿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哪些学校哪些系好。当时我的数学老师,让我报北大数学力学系,因为他曾经特别想上北大数学系却未能如愿。从一个农村青年上北大,从来没有出过省,从来没见过火车。我那个地方也不通公交车,所以我父亲送我步行50里地到河北省一个县城,再坐解放牌敞篷汽车100多里到沧州,从沧州坐上火车,这是我第一次见火车。我第一次到北大进的是东南校门。去校医院体检,回来找不到宿舍楼,因为我们县没有一座楼房,所有的房子都是一层的。从一个偏远农村到北大,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
开学后,王其文很快从刘姥姥的角色变为“犀利哥”。“当年北大农村学生不多,我们农村学生首先见识相对少,另外家庭条件比较艰苦。我经常穿补丁衣服,鞋是母亲做的,说白了就是生活上不讲究,但我自己不觉得有何不妥。好在当时同学普遍没有那种歧视乡下人的观念。那时候正开展学雷锋,集体主义特别浓。有的学生家里特别困难,衣服穿得再破,也不会被瞧不起,不会有什么压力。好多年以后,有同学说还记得我邋遢的形象,但我自己都没印象了。”说起当年的故事,王其文平静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回味。“那时候我不买笔记本,买纸自己钉本子省钱,我那时候做的课堂笔记现在还保留着。那时大家经常在一块讨论问题,学习氛围很浓,还互相帮助。我从大一开始就做班里的学习委员,除了自己学习之外还要关心其他同学。曾有一个同学得肝炎,一段时间内没上课,然后我帮他补课,拿着自己的笔记去给他重头讲一遍。”
初入北大的时光,对于王其文是节俭、忙碌却又快乐的,但好景不长。1965年10月,大学三年级的课上了不到两月,国家号召大学生参加四清运动,专于学业的王其文就被派到四川资阳搞四清去了,直到第二年六月才回校,但仍然未能复课。“一般的人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四清了,主要是针对农村干部多吃多占的问题进行清理。折腾了大半年后,66年的5月底终于要回校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6月3号晚上,北大到处灯火通明,好多外校的学生到这里声援,声援北大造反派等等,整个校园都是大字报。文革开始了,正常的学习中断了。我是在68年底毕业的,先到山西部队农场锻炼,一年半后回来到北京125中学教书,直到1978年秋天,才回到北大。原因是经济系意识到需要数学专业人才,让我到经济系去做数学教员。”坎坷的学业之路,不仅没有浇灭王其文求学的斗志,反而让他更加安贫乐道,乐在其中。

王其文从一个贫困县的农村青年,到北大教书,已经算是“土窝窝里飞出金凤凰”,谁曾想这金凤凰还差点让美国抢了去。
“我原来从高中就学俄文,大学第一外语也是俄语。到大学三年级第二外语英文开课还没两个月,就搞四清运动去了。等我78年回到北大当老师的时候,北大工会夜校给老师开设每周两次的英语课,都是业余学习。”经过中级班、高级班、会话班和强化班,王其文的英语水平日益提升,直到1984年10月被派往马里兰大学作为期一年的访问学者。
“虽然访问学者没有学位,但我认真听课,做作业,还参加了他们好几门课程的考试,给老师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也希望得到继续读书的机会,但我觉得自己年纪大,读博也没有多大必要。直到85年快回国的时候,台湾一个读博士的同学说:‘王老师,你在大学当老师不读博士不好,不利于以后的职业发展。’我听他说的有道理,就跟马里兰大学商学院的老师提出申请,但请示学校后才知道,访问学者不准许直接读博士。所以85年10月份我就先回来了,而马里兰大学86年春天给我寄来通知书,并给我奖学金让我读博士学位。”
第二次赴美,厉以宁教授给了王其文很大支持。时任系主任的厉老师给学校打报告,北大校长批准,才允许王其文二次出国深造。虽然王其文没有硕士学历,他从86年到90年以优异成绩取得博士学位,并于1989年获得美国马里兰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博士生 Paine 学术成就奖。此后,又做两年博士后研究。这时候,王其文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诱惑——美国推出一个新政策,中国的学者只要想留在那里都给绿卡。面对绿卡这只飞到嘴边的鸭子,王其文是怎么想的呢?
“我放弃绿卡。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陈良焜老师,厉以宁老师,向学校担保我出国,说我出去一定回来,不能让信任自己的人失望,得讲信誉。第二,我读博士目的不在于有一个证书,而在于我后来的研究,我读的是管理科学专业,也是管理学中用数学最多的,这个研究大门是通过博士阶段来打开的,我的用武之地在中国。当时在国内好多人没有博士学位,光华学院建立时才20多位老师,大部分都不是博士,大部分没在国外的商学院学习过。从咱们学院建设来说,我回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从王其文读博归来的1992,至今整整有二十年的时间,这些年中美之间的生活水平差距正在不断缩小。与二十年前王其文回国时相比,现在越来越多的海归博士来到光华,回到国内,找到展示才华的天地。

王其文在马里兰大学,不仅专注于自己的学业,还担任起中国留学生联谊会的工作。作为一位长者,有中国学生初来乍到,他经常帮忙接待。事后大家聚在一起聊天才发现,许多人去马里兰大学都是王其文亲自接送,或得到他的帮助。“因为马里兰大学离中国大使馆特别近,使馆的教育参赞是北京大学俄语系老师,所以我们和使馆联系特别密切,是他们特别依靠的骨干。”王其文在繁重的学业和研究任务之外,抽出时间接待同胞却不求回报,只因对于他而言,帮助别人已经是一种习惯。
比起在国外的经历,回国之后,王其文才算是将助人为乐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从1994年开始,王其文担任学院党委副书记,1998年担任党委书记,2007年退出党委书记岗位。从事党务工作十多年,却直到卸任都没能评上优秀共产党员,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在任光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的十年间,王其文曾数次被推举为学校“优秀共产党员”,但他每次都坚决地将自己从名单中去掉,转而推荐其他年轻同志。学院里的学生入党,王其文也会抽空找他们促膝长谈。
然而,这一切在王其文自己看来却再也平常不过了。“做干部的人一定要遵循一点,就是有方便一定要让给别人,不能占便宜。这也是咱们学院做事很少有争执的原因。比如,1994年制定工作量津贴计算规则时,注意了对担任较多授课任务的年轻教师的激励,当时津贴最高的经常是年轻人。”

除了坚持党委和教研工作,王其文还积极把知识和精力奉献给祖国西部的教育事业。2006年,经时任石河子大学副校长的于鸿君教授协调,光华管理学院和石河子大学商学院建立了“一对一”合作关系。王其文就作为这项支教活动的号召者、组织者和联络员,在石河子大学商学院共同院长的岗位上,开始了他默默无闻的支教工作。
每年暑假前,王其文都会和石河子大学商学院沟通,确认小学期的课程安排和师资需求,同时动员组织本学院的教师积极支教,安排行程。2006年、2008年、2009年,他放弃3个暑假的休息时间,带队组织学院教师50余人次前往石河子大学商学院开设小学期课程,光华管理学院先后接受石河子大学师生40余人次来京交换学习。为了保证教学质量,他和其他老师一起,为当地学生量身定制了教学方案并认真组织教学工作。他每次都早早地来到教室,鼓励学生准备问题、大胆提问,然后认真讲解。课后,他经常与青年教师交谈,关心他们的工作生活、学业进修情况,还时常还抽出整段的时间为年轻教师讲解当前的热点问题,使年轻教师受益匪浅。在他的精心组织下,石河子大学商学院的师生从小学期课程中收获了更多的知识财富和精神财富,学生的学习热情空前高涨,教师的整体教学水平也大幅度提高。
王其文对石河子大学商学院的建设殚精竭虑,他不仅组织光华管理学院的教师过去讲课,还先后邀请厉以宁、曹凤岐等专家开设讲座,邀请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城市与环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相关教授一同开设课程。他利用自己中国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决策模拟专业委员会主任的身份,把两次全国决策模拟课程研讨会放在石河子大学召开,他说:“这样会让更多的专家学者了解石河子大学,提高石河子大学的知名度,更主要的是让这些平时十分难请的专家学者,能够给石河子大学商学院师生的教学科研工作提供手把手的帮助与指导!”
俯首甘为孺子牛,不论是本校还是外校,王其文对师生们那种无微不至的关爱,那种鞠躬尽瘁的付出,反射出的正是他最质朴的本质,以及坚持奉献教学事业的意志。

面对繁重的教学与研究工作,王其文从来没有怨言,因为这正是他兴趣所在。在学院里,他对教学的责任感有口皆碑。他讲课非常认真,循循善诱。MBA课程由于许多学生专业背景不同,很多学生也是现实中企业管理者和企业家,有些人认为自己不仅是光华的学生,也是光华的客户,因此对老师难免有失尊重。对此王其文不仅非常看得开,还会循循善诱:“学生也是客户,这有一定道理。但是要分清主次,要认清首先是学生。学生要明白:他们来到北大光华,这里有值得学的地方。老师专门研究一样东西,专门研究一个方向,从纵向横向多方面思考,在相关领域一定比学生站得高、看的远。端正心态很重要,能当北大光华的学生是个机会,这个机会不容易得到,得到以后要珍惜。学生也是咱们的客户,但和商业意义上的客户不同。老师教会学生也可以说是服务学生,只不过老师希望这些学生更有出息,不是想着学生交多少学费,这不是一笔买卖。出发点也不一样,老师服务学生,是千方百计把学生教好,盼望学生成才。”
王其文所说即是所做。他授课方式也很讲究,每堂课开始前,都会用5分钟复习上一堂课的内容,就在这短短的5分钟里,学生们很快进入学习状态,并迅速而清晰地打开了思路。1998年以来,受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委托,他负责组织MBA培养院校教师的《决策模拟》课程研讨。对于该课程,王其文的一位研究生曾经说到:“这是光华管理学院最流行的一门课,课上王老师运用的是一种启发式的教学。别的课堂都是以老师的讲授为主,但是在这门课上我们被分为若干个小组,每个小组代表一个企业,互相之间进行竞争。而王老师的角色主要是一个裁判,他主要对我们的决策进行评判,以及对其中出现的问题进行解答。这门课让我们获得了许多不一样的收获。”
在项目研究方面,王其文曾主持过4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参加过多项科研项目,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由他组织、管科系多名老师和博士生参加的“中国产业损害预警模型群”项目。该项目的成果不是以论文发表,而是直接用于商务部的决策支持系统中,体现了理论与实践的紧密结合。此外,他还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50多篇,涉及路径优化、人工神经网络、收益管理等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王其文对《企业竞争模拟》软件的开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他就和张国有教授合作开发企业竞争模拟程序;从1995年起开发基于局域网络的中文界面的企业竞争模拟系统,并在MBA教学及其他专业教学中应用。作为教学成果,《企业竞争模拟教学软件开发与应用》在2001年获得北京市教育教学成果(高等教育)一等奖和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同时他总是不满足于现有的成绩,推动《企业竞争模拟》软件平台不断升级,2005年从局域网升级到互联网,支持了多次全国性比赛。以这款软件为平台的全国MBA培养院校企业竞争模拟大赛,从2001年开始,到2012年已经举办了11届。在这些比赛中,王其文更不遗余力地为了帮助贫困却有志向、天赋的学生,四处奔走筹集资金,以求减免他们的费用。不仅在比赛中,在学术研究的方方面面,王其文总是为学生考虑。他的一位研究生说:“我现在研究的东西较为前沿,王老师非常理解与支持我所进行的研究。像我出去参加学术会议的部分经费问题,王其文都会主动给我提供许多帮助。”
王其文开发决策模拟软件,有50多个版本,一套原程序有300多页,花费的时间难以计算。为什么?就是为了提供一个最好的教学平台,这个平台不仅北大用,全国200多个学校都在用。我们知道,现在有些忽视教学的倾向,有的教师搞科研为了不断地发论文,在教学上投入精力不足,耽误了学生的时间。王其文认为:“教学和科研是两个车轮,不能偏废。科研强了以后,教学可以应用,但是不能因为科研耽误教学,冲淡教学。处理好这两者关系以后,就能让教学与科研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2007年,王其文退休后被学院返聘,继续指导硕士生和博士生。虽然年事已高,但工作依然一丝不苟。他评阅研究生学位论文时,哪怕一处文字或者标点错误,他都会把该页的页角折起来,这样的页角折得多了,等把改好的论文还给学生时,已增厚了很多。
虽然已经退休,可他却“退而不休”,不仅继续从事教学工作,也坚持参加党支部的活动。支部工作中,他从来都是慷慨热心地给出自己的意见;年轻人有事求助于他时,他也总是乐呵呵地帮着想办法。作为一名倍受欢迎的老师,很多校友企业和行业协会组织活动都会邀请他,只要能挤出时间,他一定会应邀出席,而且每次都不忘带去一份亲手编写的对联或诗歌作为礼物。王其文作为一名计算数学专业学生,管理科学与统计学博士,却以诗歌见长。有一次,他还用PPT配音乐制作了电子贺卡,收到贺卡的师生很受感动,至今仍念念不忘。在学院的联欢会上,有时候为了活跃气氛他还会自编自唱。
如上所说,他有如此多的事情要操心,却总是在别人的惊讶中把事情全部做好,充沛的精力与合理的时间安排,是其井然有序的基本保证。此外,王其文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着日常锻炼的良好习惯,学院组织体检的时候,他的许多指标甚至比年轻人都好,在1998年举行爬香山比赛的时候,他更是将许多年轻人甩在了后面。大家常说,“王老师的心态非常年轻,让身边的人备受感染”。

宝刀不老的王其文,对于自己的办事效率显得不以为然,只归纳为两点:“我节省时间的方法是什么呢?第一,将事情安排好。第二,什么事都要先想再干,讲求效率。”2005年12月,王其文用电子表格编制了可以记事的万年历,从2006年起他一直用它记事。这也许是他办事效率高的“秘籍”。不过,他经常把这个“秘籍”与大家分享,到现在已经更新到第10个版本了。